北欧良品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邮件订阅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极客geek:需要的是原创和新奇,盲目的跟从和愚昧是不可原谅的。

 

极客是美国俚语“geek”的音译。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兴起,这个词含有智力超群和努力的语意,又被用于形容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狂热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钻研的人。现在,即使你不是技术鬼才,只要你有自创的精粹内容,并通过猫扑网等先进Web2.0平台,草根一族的你就可以建立一个展现自己自我的网络平台,参与到新生代文化的娱乐热潮中。极客是WEB2.0时代极致的想象力和极致的自我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1臻品檀木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2瑞典古橡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3古典橡木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4摩卡苏木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5欧陆白橡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北欧良品地板——极客geek系列

JK-6006曼特宁橡木

规格mm:长/1215 宽/198 厚/12

片/包:10

平方米/包:2.406

 

简要介绍

起源

“极客”一词,来自于美国俚语“geek”的音译,一般理解为性格古怪的人。数学“极客”大多是指,并不一定是数学专业但又对数学等技术有狂热的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钻研的人。又译作“奇客”。以前是对那些残忍的马戏表演者和令人厌恶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计算机癖的老式称谓,用以形容他们的自由思想和离经叛道的计算机嬉皮士的形象。很长时间在西方文化里geek的意思一直偏向鄙意,在PC革命初期,Geek开始衍生为一般人对电脑黑客的贬称,他们具有极高的技术能力,对计算机与网络的痴迷有时会达到不正常的状态。但如今,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那些一直被视为怪异者的边缘人物,突然被历史之手推向舞台的中央,转变成为社会主流。Geek们自己却对“局外人”身份感到骄傲,像宗教一样强烈信仰科技的力量。

极客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不仅局限在物质层面,崇尚科技、自由和创造力的极客精神正越来越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

实例

现在国外普遍定义Geek是指一些喜于业余时在电脑网络上与人交往的人,一般认为在电脑和网络上进行生活的人就是Geek。但是和工作中必须使用电脑的人不同,Geek需要把他们的休闲时间也在电脑中度过,Geek也可能是电脑高手也可能不一定是电脑高手,不过大部分都对电脑有莫大的偏爱,他们可能会对一切新鲜玩意儿都弄来搞搞。他们每天打开他们的计算机蜂拥进因特网去追求他们自己的地下文化。Geek是新的精英亚文化群,是一群爱好新事物的、以技术为中心的、同时对社会怀有深刻不满的地下人类。Geek们是那些依靠计算机技术结合成的社会性人群,他们把大量社交时间花费在电脑网络上,他们的娱乐是每天到处寻找新奇的东西,比如各种软件、书籍、MP3、电影之类的,他们在各种BBS里发表代表个人观点的帖子,有些高级Geek则以编写共享软件为乐事。

1、斯蒂夫.乔布斯(年龄:56岁)

事件:在短暂的56岁生命中,这位孤独的科技先知先后改变了PC产业、数字娱乐产业、音乐产业和出版业。并留下了一家作为神一样存在的令消费者顶礼膜拜的高科技公司。

Geek语录:Stay hungry,Stay foolish

2、比尔·盖茨(年龄:57岁)

事件:微软公司创始人,其发明的Windows操作系统至今仍然统治着世界上大多数个人、企业和政府的电脑桌面。

Geek语录:我希望自己有机会编写更多代码。我确实是在管闲事。他们不许把我编写的代码放入即将发布的软件产品中。过去几年他们一直在这样做。而我说将加入他们行列,利用周末编写代码时,他们显得很诧异,确实不再像以往那样相信我的编程能力了。

3、马克·扎克伯格(年龄:28岁)

事件:Facebook创 始人兼CEO。2月份,Facebook提交上市申请,拟融资50亿美元,这是互联网行业迄今为止最高的IPO融资新纪录。按Facebook估值 1000亿美元计算,马克·扎克伯格拥有240亿美元身家,是全球最年轻的单身巨富,也是历来全球最年轻的自己开创的亿万富豪。

Geek语录:今天,我们的社会走到了新的临界点。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大多数人都能够使用互联网和手机的时代——它们是分享所思、所感和所为的基本工具。

4、拉里·佩奇(年龄:39岁)

事件:谷歌联合创始人,现任谷歌CEO兼产品总监。其发明的PageRank搜索技术在创造了一种颠覆性商业模式的同时,成功地将人类获取信息的效率大大提高,不亚于发明印刷术。

Geek语录:我知道这个世界看起来已支离破碎,但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在你的一生中可以疯狂些,跟随你的好奇心,积极进取。不要放弃你的梦想。世界需要你们。

5、许朝军(年龄:32岁)

事件:16岁进入清华的天才少年,20岁即成为ChinaRen网站的创始团队成员,一路管理人人网和盛大边锋集团,目前正率领自己创办的点点网低调前行。

Geek语录:创业公司要有一年成长10倍的勇气。

6、王小川(年龄:39岁)

事件:搜狗公司CEO,在清华大学就读时就加盟ChinaRen并领头开发了基于搜索引擎的开放式目录推广平台,之后随着ChinaRen加入搜狗,领衔开发了搜狗搜索引擎、输入法、浏览器等为大众所熟知的产品。

Geek语录:我问自己,我需要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如今,我有自己的“大计划”!

7、程炳皓(年龄:40岁)

事件:2008年,凭借病毒式传播营销和“好友买卖”、“偷菜”等几款简单却能吸引白领的小游戏,开心网几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蹿红中国互联网,很快成了中国社交网的主流网站。

Geek语录:互联网竞争比以前变得更激烈了,这种危机不仅来自竞争,也来自用户的压力,用户比以前更“喜新厌旧,薄情寡义”,这个时候创新更重要了,基于用户的创新。

主要特征

极客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大智若愚而富有科学精神,对一切反常识的东西天然反感;他们天生热爱探索和创造,对于跟随和人云亦云深恶痛绝;他们特立独 行,从不自我设置禁区;他们信仰自由,对于人为的限制极其不屑并热衷于挑战权威;在工作中他们推崇化繁为简,相信设计的力量并追求产品美学……

正常人总是觉得geek如此沉迷于虚幻世界中是一件很不理智,极度幼稚的事情,故而看不起geek。Geek们在网上则是称霸天下,网络原是为交流而制造的工具,Geek们只有在Geek的社会里才有自己的活力,Geek们更愿意像谈论现代神话一样谈论那些超级英雄,而不是议论上周无聊的足球联赛里无聊的比分。geek们在网上bbs如鱼得水,可以尽情的geek out、交流、发泄、创造、享受着他们自己的狂热。

他们穿着内衣坐在电脑前,直到凌晨,一如既往;情愿坐在电脑前吃方便面,也不愿出去约会;能够修好任何东西;打字比你思考还快;比和人们在一起花更多的 时间上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不能从头到尾装起一台完整的电脑来;不相信有图形的WEB浏览-Lynx(Lynx是个纯文字网页浏览器,是在具有强调文字功能的终端上使用的。)始终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需要;使用文本编辑器-而不是文字处理软件-来回所有的信件;从不,决不,绝对不穿西装;相信只有Sucker才付费-免费网络连接,自由软件,用IP打电话。

并不是天天坐在电脑前的人就是Geek;一个打字员可能一天八小时都坐在电脑旁,但他可能下班后就变成了一个徘徊在床和厕所之间的孤独的普通人,他不是“计算机怪人”,他只是个计算机用户。大多数Geek都是计算机科技的狂热爱好者。

Geek的社会其实是个受教育程度相当高、超信息化的“地下社会”。这个社区能够接受各种各样的人,只要这个人能够接入网络并善于使用它。你无法仅从外表上来区分一个人是否是Geek。不过Geek和Nerd不同,这也是Geek更有影响力的原因。Nerd是指技术尖子,读书狂,不参加社交活动的人。而Geek把自己定义为不止是一个技术人员或者电子热爱者,他们有自己更高的理想,希望创立一个更为理想的社会,如果不是在目前的现实生活中,也至少要在Internet上。他们把Internet视为他们的世界,普通人很难进入的世界。他们试图保护这个“纯洁”的新世界,他们反抗任何商业性的东西进入,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一个信息绝对自由的电子空间。Geek们思想开放,对于“非标准”的生活方式充满敬意。

Geek信条:需要的是原创和新奇,盲目的跟从和愚昧是不可原谅的。

级别范例

入门Geek

小时候就喜欢把东西拆了,希望知道其工作原理;对于电子设备一直有兴趣;对电视遥控器感到非常好奇;能够对家里的VCR编程(定时录像等);喜欢自学使用各种东西;对于学校提供的电脑上机时间总是感觉不够。

中级Geek

喜欢告诉别人你昨晚如何用了3个小时搜索WEB;有一些朋友会一直问你有关电子的任何问题,而且相信你给出的任何答案;已经写出了你自己的电脑程序;使用Notepad或者VI写一些回信; 知道如何使用文本编辑器编写HTML;从来不关电脑。

高级Geek

喜欢告诉别人你是如何成功的启动了计算机,或者,重新给遥控器编程;不相信任何电子设备的使用手册;相信任何东西都能被修好;购买昂贵的电子玩具,以期能够把它和其他设备结合起来,但是往往适得其反;知道从注册域名到Internet如何工作的所有知识;你的电脑的显示器比你的电视机的屏幕还大(如果你有电视机的话);有超过一台的电脑,而且都一直开着;家里有局域网。

超级Geek

相信科技的力量,追求新鲜与热辣的科技;用不完的想象力与超高的动手能力;对知识有一种源自内心的渴望同时能够快速的分析新的信息,找到其中关键的或者对自己有影响的部分并进行实际应用。

GEEK不单单是电脑方面的,GEEK无所不在。

极客简史

正如Geek的原意本是指代一群行为反常、怪异的人一样,当极客这一群体最初出现时,他们很难被当时社会的主流所接受。在计算机文化刚刚兴起的时期,黑客一度被媒体妖魔化为破坏脆弱的计算机系统的洪水猛兽。

事实上,从最早一批黑客开始,极客这一群体就近乎偏执地追求破解并与所谓的版权法案水火不容。尽管大公司声称为了尊重知识产权防止盗版而禁用了复制技术,但是在黑客们看来,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创新被加上了枷锁,他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如何打开这把锁。

只有深入了解当前的技术,极客们才能够构建下一代技术,知识产权的拥有者也许会说这些他们自己就能做到,但是纵观计算机工业的历史,推动变革的新技术往往是由那些不安分的外部人员所开发的。

这也成为持续20多年的轰轰烈烈的开源软件运动的逻辑起始点。早期的极客们确实大多是原教旨主义的黑客,他们近乎偏执地追求信息的绝对自由,但是随着互联网由工具化向商业化的演进,极客这一概念正变得越来越宽泛。

让极客从一个狭小的技术圈子转变为数百亿美元的巨大产业还要得益于比尔·盖茨在商业上的成功。很多人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代码编写者,但是比起编程技术,盖茨更大的贡献则是将一个不为人知的职业变成了全球性的经济和文化力量,并获得了金钱、影响力和声望。

也正是从微软崛起开始,互联网商业浪潮风起云涌,无数天才极客们有机会走出自己狭小的电脑屋进入到商业化的软件公司和更多志同道合的高手一起工作。在技 术之外,他们开始受到商业文化的熏陶,同时海量的商业机会激发着极客们的创造力,他们的世界开始不再只是0和1所构建的代码之城,更多人则选择在时机成熟 时去创业,这也带动了技术商业的蓬勃发展。

当技术与商业开始紧密融合,极客便开始出现不同以往的形态。新一代的极客们和那些原教旨主义 的黑客们开始有了区别:他们生长在并不那么边缘化的成长环境,他们受着更多的商业熏陶,比起单打独斗,他们更擅长整合资源;比起前辈们的偏执,他们会寻找 更加务实的解决办法。但是他们也继承了传统极客身上最重要的基因——改变世界的使命感和对科技力量的绝对信仰。

例如,按照传统的标准, 乔布斯其实算不上是一个标准的极客——他甚至都不是编程高手,和传统极客们追求绝对自由的理想主义相比,更加重视控制和边界的乔布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 是在经历少年得志——被放逐——王者归来的人生历练之后,乔布斯更懂得在技术的理想主义和商业的有效路径之间寻求完美的平衡,它的产品为人追捧正是因为他 用科技之美来诠释产品,将技术、设计和营销等诸多元素都做到了极致,乔布斯几乎从来不将改变世界挂在嘴上,但是没有人怀疑乔布斯为商业乃至人类生活带来的 深远影响。

如果说乔布斯通过开发苹果让追求极致成为一种美学的话,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佩奇和布林则代表着极客群体强烈的信仰。谷歌天生就 不只是一家搜索公司,而是一直坚持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打破一切信息的阻碍。从智能翻译技术的开发到将全球的图书馆数字化、再到为盲人开发专用的互联网 站点,谷歌体现着利用信息技术横扫一切舍我其谁的气势。更重要的是,对于其所信奉的“不作恶”的价值观,谷歌从不妥协,为了信息的自由流动理想甚至不惜在 一些国家和地区与当地政府交恶而放弃巨大的商业利益。

你会发现,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精彩都是被各式各样的极客们所塑造的, 传统商业社会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被极客精神所影响,从电子产品、手表到汽车,从信息获取方式到与别人沟通语言,科技和追求完美的思潮渐成时尚,而极客此时 与其说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不如说是这个被科技所重塑的商业时代的意识形态。

在国外,Geek伴随着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呈现出与科技高度结合的特征,这些Geek一般是受过教育的、知识丰富的小群体。因为这种技术Geek的风行,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二、三十年中,许多与电脑和互联网相关的技术或商业传奇都刻下了Geek的烙印,比如微软的Bill Gates、比如Linux之父Linus Torvalds等等。

Wikipedia(维基百科)堪称一部网络时代的超级知识宝典,它对Geek的定义已经逐渐从早期痴迷技术发展到现在痴迷于与技术、想象力、创造力相关的一切活动,这也许和它的创始人也自称为Geek有关。维基的定义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国外“群众”意识的变化,那就是Geek不再特指某种技术天才或技术鬼才,他们不再自我封闭、游离于主流人群之外,而是用技术手段、创新能力和源源不断的想象力不断地将更新更好的生活方式、娱乐方式推向高潮、推向顶点。

不管是看的Youtube( Chad Hurley)、玩的DoomIII(John Carmack)、听的Napster( Shawn Fanning), 都诠释了新一代Geek的生存状态,那就是你可以不玩,玩就要玩到最好。

另:现在PC界也将一些类“黑客”的电脑安全高手称为极客。美国战略司令部所组建的黑客部队中就有不少人是极客。

改变世界

想象一下:如果20年后让现在的孩子们回忆自己的童年,他们会记起什么?

也许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童 年时就用,iPad学会了阅读和游戏,到了入学的年龄便开始利用搜索引擎寻找所需的知识, 通过Facebook等社交网络扩展和维护自己的社交关系,他们在被数字化全面改造的客厅中乐此不疲。即便是出门,随身携带的智能终端足以保证他们随时在 线。如果说我们这一代还是是数字移民的话,他们则是数字时代不折不扣的原住民,从他们记事起的玩具到学习所用的工具再到身边种种让他们觉得新奇好玩的东 西,大都是拜极客们所赐。

其实纵观过去200多年人类的文明史,每一次大的进步背后都是不同的力量在推动着,煤炭、贸易、石油、金融和IT分别在不同时期充当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引擎。

丰富的煤炭资源为英国带来了蒸汽机革命的基础;世界范围内贸易的发展和不平衡造就了如今的发达国家和一二次世界大战;对石油资源的争夺引发了5次中东战 争并且由此引发的石油危机也加速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继石油之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金融业成为人类文明新的引擎,投资银行业开始被认为是值得选 择的就业去向,吸引了大批诸如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的精英。而在今天,随着计算机技术进步而伴生的极客文化正在全面接管这个世界。

回顾历 史上那些影响世界的商业巨子便更能体会时势造英雄的含义。19世纪末是全球范围内交通和能源大发展的时期,那个时代最赫赫有名的商业巨人是洛克菲勒和卡内 基,前者因垄断着石油而富甲天下,后者则借助美国铁路革命的东风成为钢铁大王。在他们的时代,谁掌控者资源谁就主导了商业。

20世纪前 期的亨利·福特则是伴随汽车工业的兴起而声名鹊起,福特所处的时代基础交通网已经基本成型,汽车开始走入普通百姓家,相对于上一代企业家宏观的视野,福特 那一代人更加关注服务好作为个体的人,并与GE、西门子一道引领了20世纪前半叶的以汽车、飞机、电器为代表的制造业大发展。

二战后相对和平的环境和全球范围内自由贸易风潮为现代化的贸易,尤其是面向消费者的零售业的繁荣提供了土壤。这个时代商业的佼佼者是沃尔玛的创始人山姆·沃尔顿,和他相似的还有肯德基和麦当劳的掌舵者,借助全球化通过连锁经营的方式他们将小小的餐馆和超市开遍全世界。

贸易的繁荣带动了金融业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之后,华尔街的影响力与日俱增,20世纪80年代开始,哈佛商学院等名校最优秀的毕业生都选择了进入金 融行业,投资银行家、证券公司高管成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股神”巴菲特的影响力更是世人皆知,2008年从未涉足实业的巴菲特竟然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 界首富,这也成为金融业主导世界的标志性时刻。

2008年因次贷问题引发的金融危机让延续近40年的“华尔街神话”开始被重新审视,光 鲜的华尔街开始被越来越多人指责为贪婪、寄生虫——这背后也折射出商业思潮的变化:文明的进步最终依靠的决定力量应该是实体经济,而实体经济持续发展则必 须依赖科技不断的创新,而不是仅仅盯着K线图玩一些数字游戏。

信息时代开启了人类社会演进的新阶段,信息和信息技术作为新的资源和工具 让很多极客得以跳出传统商业的路径依赖。这个时代的成功者身上将和传统的商业巨子有着更加明显的区别:他们也许不够稳重、不够圆滑、甚至不像他们前辈那样 在复杂的社交关系和资源圈子面前游刃有余,但是他们必须具有聪明的大脑和极强的开创性,他们是重新定义商业规则的一代,近乎偏执地追求完美,不断创新的能 力将使他们登上商业世界的顶峰。

这也让天生热爱科技创新的极客们开始成为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的主导,极客精神成了文明继续发展的新的发动机。

2008年出身草根的参议院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在他的竞选资金中,超过85%通过网络募集,当借助刚刚兴起的Facebook平台,奥巴马获得了 200万好友,他也被称为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总统。2011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强势推出美国国家互联网战略,将鼓励互联网创新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希望 借此带动美国走出金融危机。

而这个时代商业上最有影响的人同样有着鲜明的极客气质。2011年,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而在这份 全球最值钱的公司榜单中,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这些科技创新公司随处可见;这个时代的商业偶像从乔布斯到佩奇,从布林再到扎克伯格,他们 和历史上的商业巨人相比更加信仰科技的力量,而对于改变世界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抱负。而商业的成功是其实现这个目标的必须路径和某种程度上的副产品。

例如,早在Facebook创立初期,扎克伯格就和他的伙伴们大胆宣称“让我们共同建立持久的文化价值,并且为了从前人手中接管这个世界而全力以赴”。 在2007年的“Facebook社交广告营销大会”上,扎克伯格就开门见山地谈道“每一个百年,人类社会的媒体形态都会迎来巨大变化”,在他看来,在这 个百年不遇的巨大变革面前,Facebook的使命当仁不让。

这种改变世界的巨大抱负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一代极客们的生活方式。纵观 这群科技极客们的兴趣爱好,他们当中很少有人热衷于享受豪华的私人飞机,奢侈的游艇和香烟美酒,他们大都是牛仔裤加运动鞋的简单装扮,尽管身家数亿却在生 活中如清教徒般朴素,唯一让他们沉迷的似乎只有对世界的改变。

这群人的终极目标和永恒动力不再仅仅是实现财务增长,而是对世界的深刻改变,商业的成功是实现其理想的必要手段而绝非全部。作为开创性的一代,他们只是原有秩序的打破者,这种使命感带来的创新的颠覆也正是极客们能在新世界中创造出奇迹的核心。

这种极客气质正在重塑着许多传统行业,从零售到汽车再到房地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积极的拥抱技术商业大潮,开始用自我颠覆的方式接受极客精神。对于许多 人来说,他们也许并不懂得如何编程,但是当他们将把目光不再局限在财务报表中,在内心深处信仰科技的力量,用不断的创新去让自己的生意和世界更好一点的时 候,他们已经走在了通往极客的路上。



发表评论

一位网友已经发表见解

  1. 新用户402645说道:

    观网自己的网而也不让显?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

北欧良品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